中俄領導人會晤最關心什麼國際熱點話題?這個答案揭曉後很可能出乎你的意料。
  20日晚間,中俄公佈了《中俄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係新階段的聯合聲明》全文。在這份5400多字的聲明中,談兩國關係的不過1200多字,剩下的幾乎都放在了中俄對於國際議題的看法上。
  敘利亞問題、朝核問題、伊核問題以及最近大熱的烏克蘭問題聲明中都有提及,但並非聲明著墨最多的,反而是媒體忽略的阿富汗問題成為中俄聲明很突出的部分。聲明用了3個段落,300多字來表達中俄對阿富汗問題前所未有的關註。中俄為何如此高度聚焦在一個中亞小國甚至超過了對其他熱點問題的關註呢?
  相較於阿富汗問題,朝核問題、伊核問題以及烏克蘭問題都屬於國家行為,相關國家都很清楚在當今世界的大格局下非理性行為方式的後果。這些熱點問題雖然都有不穩定因素存在,然而一旦發生危機,各方仍會在博弈中尋求妥協,總體上說這類危機是可控的。即使在戰火紛飛的敘利亞,由於戰場上的戰略形態非常明朗,出現不可控局面的可能性已經不大了。
  然而阿富汗問題卻與之迥異。由於阿富汗四分五裂,喀布爾控制能力非常有限。諸如塔利班等非國家行為體的非理性行為往往超越了國界,給國際社會帶來巨大的困擾。自1992年阿富汗納吉布拉政權倒台以後,阿富汗局勢始終沒有恢復穩定。在連年的軍閥混戰中,極端宗教勢力“塔利班”脫穎而出。這個恐怖主義的“蜂巢”不斷聚集能量,策划了包括“911”在內的多起震驚世界的恐怖襲擊。
  2001年,美國捅破了這個蜂巢,卻發現恐怖主義如黃蜂一樣四處飛散,在中亞、西亞、北非、高加索等地,形形色色的恐怖組織紛紛建立。而美國和北約如同當年的蘇聯一樣陷入阿富汗不能自拔。“塔利班”在10多年的反恐戰爭中並沒有屈服,用游擊戰的方式與北約部隊周旋,抗擊打能力反而越來越強。
  如今,隨著北約駐阿富汗的戰鬥部隊逐步撤離,喀布爾依靠自身力量維護安全的能力日益捉襟見肘,阿富汗的安全形勢不容樂觀。更糟糕的是,由於推廣可替代經濟作物成效有限,阿富汗農民對著來錢快的鴉片種植仍然有著特殊偏好。近年來阿富汗的鴉片種植和生產規模擴大,不僅滋長了國際販毒勢力和有組織犯罪,同時還為恐怖主義勢力提供了重要的資金支持,成為“塔利班”不斷做大的重要因素。這種“以毒養恐”的惡性循環還在不斷持續中。
  阿富汗特殊的地理環境也使得恐怖主義向外擴散有著天然的“優勢”。恐怖主義勢力通過與周邊國家接壤的無人區通道形成有組織“串聯”和滲透,特別是在巴阿邊境、瓦罕走廊一帶給周邊地區安全構成嚴重威脅。
  阿富汗的地緣政治格局決定了其問題的複雜性和長期性。阿富汗局勢如何發展事關中俄的切身利益,特別是在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的重要時點,安全因素就顯得格外重要。
  一個多世紀前,“海防”和“塞防”曾在中國引發爭論。時至今日,當東南海疆仍然引發集體關註的同時,我們決不能忽視阿富汗局勢對於中國西部安全的影響。(高望)  (原標題:中俄領導人為何如此關註阿富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k13dksodx 的頭像
dk13dksodx

Evan

dk13dksod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